e世博在線官網|e世博網站
地址:
電話:
傳真:
電子郵件:
從玩彈弓到競技彈弓 資深“弓友”玩彈弓玩進了
來源:未知 日期:2019-12-26 18:56

  彈弓,是不少人的兒時回憶——一個樹杈,拴上皮筋和布兜,裝上石子,就成了不少人小時候愛不釋手的玩具。

  近日,在上海嘉定舉辦的一場彈弓競技比賽引起了眾多市民的關注和好奇,比賽的名頭很響,叫“上海國際彈弓邀請賽暨CSCC彈弓俱樂部冠軍聯賽2019賽季總決賽”。

  “選手們屏氣、撐弓、瞄準、擊中靶子,一氣呵成。”除了我國的選手,此次比賽還吸引了來自意大利、美國、西班牙、捷克等多個國家和地區的選手同場競技,“既有60來歲的爺叔,也有10歲出頭的小囡”,一共有520名選手參賽。據嘉定區彈弓競技運動協會的工作人員介紹,上海國際彈弓邀請賽暨CSCC彈弓俱樂部冠軍聯賽2019賽季總決賽是目前世界范圍內規模最大、質量最高的彈弓競技運動賽事。

  玩彈弓也能參加國際邀請賽,那么究竟是哪些人在參加彈弓競技比賽?這些人與彈弓之間又有著怎樣的故事?

  作為一位有著11年“弓齡”的資深“弓友”,38歲的鄭仁在此次“上海國際彈弓邀請賽暨CSCC彈弓俱樂部冠軍聯賽2019賽季總決賽”中取得了第81名的成績。

  “還是緊張,一打比賽我就緊張。”對于自己的表現,鄭仁并不滿意。他坦言,自己的技術沒問題,只是心態沒有調整好。

  說起與彈弓的不解之緣,鄭仁說,這得追溯到他的孩童時期,那時,他對射擊項目就表現出了強烈的興趣與熱情。

  上小學時,鄭仁偶然從他小舅舅的抽屜里翻到了一個樹枝做的彈弓,可是沒有皮筋。這點“小問題”沒有難住鄭仁,來到學校后,他向女同學借來幾根扎頭發的橡皮筋,再撿幾顆香樟果做子彈,“就齊活了”。

  然而,彈弓還沒玩幾天,這個“危險的玩具”就被老師發現并通知了家長,在被父親狠狠教育一頓后,彈弓也被封了箱。到了五年級,學校開設了氣槍興趣班,鄭仁得知后,二話沒說立即報了名。

  每到周末,他都會準時出現在學校的訓練室,由于“端槍”動作必須要練習很久,所以一天下來,手酸腳麻,也開不了一槍。

  “喜歡就不會枯燥。”鄭仁說,當時幾個同齡的小孩都很癡迷,在那種氛圍下,沒人會喊累,并且父母也很支持,這項運動既能鍛煉身體,還能提升專注度。

  可是好景不長,一年之后,氣槍遭到嚴格管控,興趣班也被停了,但鄭仁的興趣卻沒有因此消磨掉。

  2008年,27歲的鄭仁無意中在網上看到有人在賣彈弓,這份藏在心底的記憶瞬間被喚醒。

  當天,鄭仁就下單買下了第一把真正屬于他的彈弓,彈弓名為“落雁”,花了88元,“本來是想著隨便玩玩,沒想到一下就‘中了毒’”。

  自從買了第一把彈弓后,鄭仁經常上網逛一些彈弓論壇,不僅提高了技藝,還認識了不少“弓友”。一來二去,同在上海的幾個人在網上熟絡以后,也會相約線下“切磋”一番。

  “偶爾大家弄個小范圍的競技比賽。”鄭仁說,他們的聚會都是選擇在人少、空曠的郊外,因為安全一定要保障好。

  得益于小時候練氣槍的“童子功”,鄭仁的彈弓技藝在“弓友”圈里算得上佼佼者,進而走上了競技彈弓的道路。

  2013年,鄭仁和幾名上海的“弓友”報名了在寧波舉辦的一場比賽,總共有80多人參賽,比賽在一個倉庫中進行,大家分別射擊10米、15米、20米以及30米外的易拉罐,每輪10發子彈,擊中易拉罐數量最多的前20人進入決賽。

  “當時手都是抖的。”回憶起首次參賽情形,鄭仁依然很興奮,遺憾的是,這次比賽他止步于20強。

  “我的目標是拿第一。”回到上海后,鄭仁并不甘心,不僅經常逛論壇“取他山之石”,精進技藝,同時還加大了自己的訓練量,有時候拉起靶布,掛好靶紙,一練就是一下午。

  僅僅過了一年,鄭仁的目標就得以實現。在2014年的全國彈弓聯賽中,鄭仁從300多人的參賽選手中“彈”出重圍,奪得冠軍。

  得償所愿后,鄭仁的壓力卻沒有減輕,因為在今后的比賽中,他又多了一層捍衛榮譽的使命感。如今,小到彈弓俱樂部的月賽,大到全國舉辦的聯賽,鄭仁已經拿過十多次冠軍。

  十多年來,陪伴鄭仁“出征”的彈弓換了一把又一把,當初的“落雁”彈弓,如今早已換成更加契合自己手型的定制彈弓。在鄭仁的家中,還有130多把不同材質、不同形狀的彈弓。對于他而言,彈弓和文玩一樣,都是收藏品。

  在訓練比賽中,鄭仁喜歡用鋼木結合或純鈦合金制成的彈弓。而作為收藏品,鄭仁則會挑選一些名貴的材料來做弓。

  印度的小葉紫檀、美國的沙漠鐵木、黃楊木、樺木……哪種木材密度高,哪種木材手感好,哪種木材的分叉更合適,鄭仁的心中都一清二楚。

  “材料的紋理、顏色,工匠的手藝,都很講究。”鄭仁一手拿著紫黑色的小葉紫檀彈弓,另一只手順著木材紋理慢慢滑動著說,這把弓是他專門請四川的一位木匠制作而成,對方的手藝在“弓友”圈里有口皆碑,要找他做弓必須得排隊。

  “這人最牛的地方,就是你完全看不見木材上的封口痕跡。”為了做這把彈弓,鄭仁足足等了半年多時間,拿到成品的那一刻,“開心死了”。

  在鄭仁的收藏里,有一把彈弓的長度還不足5公分,總體只有普通彈弓一半大小。他說,這種弓形是寧波的特色,當地很多“弓友”會用它來比賽,但對沒用習慣的人來說,不夠方便。

  除了材料,彈弓的形狀也五花八門,有類似羽毛球握把的“八棱柄”,有像黃蜂屁股的“蜂尾柄”,還有寧波當地獨有的短小弓型。為了收集各式各樣的彈弓,鄭仁一共投入了10余萬元。

  近幾年,越來越多的“新鮮血液”開始加入“弓友”圈,有70多歲的退休老大爺借彈弓來鍛煉身體,也有10多歲還在讀書的學生借彈弓勞逸結合,甚至女選手也多了起來。但總體而言,彈弓還難以撕掉“冷門”“小眾”的標簽。

  即便這個“江湖”有點小,鄭仁依然不敢自詡為高手:“彈弓是個江湖,高手如云,一山還比一山高嘛。”

  “我比賽沒打好,會失落一整天,但是第二天斗志就回來了。”鄭仁說,在彈弓的圈子里待久了,他發現有的人玩著玩著就去玩別的了,能留下來的人都是真正的熱愛,他自己這么多年來從沒想過放棄這個愛好。

  目前,彈弓比賽大多是俱樂部或者彈弓協會在舉辦,鄭仁有一個心愿,就是希望有一天彈弓也能成為運動會里的正式比賽項目。

  由于彈弓本身所具有的危險性,時常會令人感到不是那么安全,而現實中發生的一些案例,更是加劇了人們的這種擔憂。

  2013年1月4日,上海某幼兒園2樓活動室玻璃窗驚現9個小“彈孔”,最終確定肇事者是一名正在讀高三的學生。肇事者稱,看了“中國達人秀”中的彈弓表演,引發了對彈弓的濃厚興趣,便把房間窗戶對面的幼兒園當成了晚間訓練的“靶場”。

  2018年3月11日,軌交4號線一輛行駛中的列車,車廂的一塊玻璃被異物擊中出現裂痕。刑偵技術人員介入后,最終在虬江路某小區內抓獲涉案嫌疑人——一名15歲的在校初中生。據其交代,他系從11樓家中窗戶,使用彈弓向正在運營的地鐵列車彈射鋼珠。

  2018年12月,51歲男子尚某用彈弓不慎射中了數十米開外一位鄰居,導致61歲的被害人包先生一只眼睛失明。尚某自稱,當時是準備用自制的彈弓打狗。

  對此,警方多次提醒,彈弓存在不可忽視的危險性,若使用彈弓損壞公私財物或傷害受保護的鳥類等野生保護動物將受到法律制裁。

  作為上海市唯一一個彈弓協會,上海市嘉定區彈弓競技運動協會也制定了多項措施,對彈弓初學者施以正確引導,比如不能在公共場合“開弓”,必須在專業的場地和保護措施下訓練等。

  嘉定區彈弓競技運動協會會長、CSCC彈弓俱樂部冠軍聯賽組委會主任邱愛華表示,針對8至16歲的青少年,協會還要求只能用泥丸、膠丸作為子彈,而且皮筋只能用威力最小的種類,訓練時也必須放置靶箱和擋布,以確保安全。在邱愛華看來,彈弓這個項目“堵遠不如疏”,如果不去引導反而更加難以約束。

網站首頁| Robots | 網站地圖
Copyright © 2010-2011 FuYuan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e世博在線官網|e世博網站 2010 版權所有
北京快3助手开奖